相关文章

无锡一市民投诉出租车绕路 司机挥拳欲撞人

出租车是市民出行常用的交通工具,由此产生的纠纷也屡见不鲜,昨天上午,家住轻院小区的小董向本报投诉,他前两天碰到了一件“奇葩”事情。

(甄泽/摄)

(监控画面)

出租车是市民出行常用的交通工具,由此产生的纠纷也屡见不鲜,昨天上午,家住轻院小区的小董向本报投诉,他前两天碰到了一件“奇葩”事情:出租车驾驶员不仅带着他绕路,还送错了地方,最终到达目的地后他表示拒绝付款并向有关部门投诉,驾驶员竟朝他挥拳头,甚至驾车撞向他。

乘客投诉驾驶员绕路,挥拳还撞人

事发时间是10月31日傍晚,因为要赶高铁去苏州,所以小董记得很清楚他是傍晚5点55分上的出租车,上车后就说去火车站坐高铁。但是驾驶员才开了一会小董就觉得不大对劲,“我以前坐过好多次,从小区到车站可以从兴昌北路直达高铁站,但是这次驾驶员带我从三院前走,谁知在三院前一个路口又拐到了市区。”小董说,当时他就对驾驶员提出了疑问,但是驾驶员表示“他绕路有他的道理”,而这个道理就是“前方堵车”。

随后,出租车带着小董一路经过金太湖、解放北路,下工运桥,最后在火车站南广场的公交站台旁停车让其下车,“当时我跟他说,我还没到地方,这里下是不会付钱的。最后他通过火车站的地下通道把我送到了北广场二楼的下客区。”

到了目的地之后,两人就车费再次起了冲突,小董认为以往从小区坐车到北广场一般就是十一二元钱车费,但是这次花了二十元。小董表示他拒绝付款,并且要向有关部门投诉。

小董回忆说,停车后驾驶员问他是不是不愿意付钱,如果不付钱他就要带小董回去。驾驶员重新发动了汽车,在驶出去大约20米左右的距离后,急着赶车的小董打开了车门,驾驶员见状也再次停下了车。这时小董已经拨通了出租车投诉电话,一边向客服诉说刚发生的情况一边下车,而驾驶员也跟着下了车。随后发生的事情让小董有些措手不及,驾驶员挥拳就捶了他两下,“就打在我右手臂上,打了两下。我跟客服说驾驶员开始打人了,客服让我立刻报警。”

挂断电话后,小董随即报了警,出租车驾驶员也回到了车上,小董以为驾驶员准备离开现场,谁知出租车迅速倒车,随后朝着自己撞了过来,“因为我站在台阶上面,第一次他轮胎卡在了路牙石上没上来。然后又开始倒车,我看到后方有其他出租车过来,就立刻跑到了对面,他怕撞到别人就刹车了。但是他又开始第三次倒车,我觉得他真的要撞我,于是就躲到路灯后面,并且朝他喊警察马上要来了,于是对方开着车走了。”

监控记录确有推搡和开车撞人举动

小董告诉记者,事后他多次拨打出租车监督举报电话,但是对方的回复并不能让他接受,“当天他们就说知道了,等了三天也没有回应。昨天再次打过去,对方说要10个工作日,这让我有点生气。”昨天上午,记者跟着小董来到事发地点,小董指着路牙石和路灯说,当时就是这两个东西挡住了驾驶员。

记者发现,小董所说的两人发生冲突的位置正好处于两个监控探头之间。为了验证小董的话,记者联系到了无锡市公安局交通治安分局查看当天的监控录像,监控显示驾驶员确实存在推搡和开车撞人的举动。那么驾驶员是否真的存在绕路的行为呢,记者又联系到了运管处,但是经过查询,当时出租车的定位系统在10月13日的时候就坏了,因此无法查询到出租车当天的行驶轨迹,而小董本人也没有当天的行车发票来证明自己的话。

记者又在工作人员的帮助下,联系到了出租车的车主吴师傅。不过吴师傅表示他在2003年的时候就将出租车包给了一位姓王的师傅。随后,记者再次联系到王师傅,得知当天傍晚驾车的也不是他,“那是我请的夜班师傅开车,我不清楚这个事情。”一番周折后,记者终于联系上了当天的驾驶员赵师傅,对于记者的询问,赵师傅矢口否认,表示没有这回事,随即挂断了电话。

法舟律师事务所律师认为,小董没有留下相关证据,监控虽然记录了驾驶员的过激行为,但小董并没有受到身体、财务损伤,因此想要维权比较困难,即使最终认定驾驶员有错,也只能对其进行罚款。目前,运管处正着手调查此事。

网罗天下